秦泽听到门外姐姐压着嗓音的呼唤声,心里涌起难以描述的慌乱,这不是弟弟和女人啪啪被姐姐撞见的尴尬,而是偷情被正房逮住的惊慌失措,虽然很荒诞,但就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幕,似乎有浓浓既视感。

    好像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,这种“偷情”差点被发现的场景,绝对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一不留神,感觉自己已经在渣男的道路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先平稳气场,他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海泽王,不会被眼前的小问题搅得心神大乱。

    “秦宝宝来了。”苏钰猛的坐起来,不忘抱着被子,遮住胸前的春光。

    “嗯,我姐姐就在外面,小声点。”秦泽低声道。

    床头的台灯照在苏钰的脊背,温润如玉,优美的背部曲线,紧窄的小腰弧度,还有半个形状完美的臀。

    “对哦,你姐姐来了。”苏钰恍然大悟,啪叽一声躺回床上:“睡觉睡觉!”

    我慌什么,秦宝宝而已,又不是王子衿。

    是姐姐不是女朋友,既然这样,就不会撕逼了。即便她进来,身材好的男人是极品。”

    苏钰笑而不语,心说,你弟弟不就是嘛,小马达可棒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望向远处,沉声道:“外国男人好不好我知道,但有人似乎觉得外国女人很好。”

    苏钰闻言,目光望去,沉声道: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秦泽再和伊丽莎白侃侃而谈,眉飞色舞,伊丽莎白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