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637 抱大腿(七千字大章)
    那是陈叔叔的儿子,苏钰记得他好像比自己小一两岁来着,童年时挺熟的,少年之后见过几次,然后就没见过面了。

    陈叔叔有一子一女,女儿是姐姐,和苏钰同岁,从苏钰进包间开始,她就带着审视的目光在端详苏钰。

    陈叔叔叫陈国华,很有时代背景的名字,不像她爹苏桐,名字取的有点朝前,应该叫苏爱国苏建军什么的,才符合那个时代的背景。

    两家的渊源很深,在苏桐还没有发迹之前,曾经千里迢迢的北漂过几年,当时的苏桐还在最底层挣扎,而陈国华就是他的老板。

    几年后,攒了点钱的苏桐辞职创业,怀着一腔壮志追逐梦想去了,可惜梦想被现实大海狠狠拍下,他破产了。

    那段最落魄的日子,苏钰的妈不离不弃,贫贱夫妻对未来心怀憧憬和希望,继续拼搏。所以后来,苏钰的母亲憎恶苏桐,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始乱终弃的男人最无情。

    苏桐开始第二次创业,到处拉投资、借钱,那会儿贷款可不容易,不像后来,贷款跟玩儿似的,国家为了拉升经济,疯狂印钱,谁都可以轻易贷款,大量资金投入市场,中国二十年的经济腾飞,其中就有这个因素在这里。

    陈国华就是在苏桐最困难的时候,伸手帮忙的那个人,他以投资的名义,注入很大一批资金。

    创业的人都知道,从一千万到两千万,或许会有麻烦,但绝不算太难。但从一千块到一千万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恩情,苏桐记了很多年,他历经风雨的人生中,生意上的伙伴很多,但在功成名就后,能掏心掏肺的朋友,不多。

    陈国华是其中之一,苏桐很重视他们之间的情谊,苏钰出生到小学这段时间里,两家来往很密切,知道苏钰初中,陈国华应个人原因撤资,而苏桐把事业重心转到自己家乡沪市,沪市的环境比京城更好,因为这里是国家的金融中心,得天独厚的地位优势是任何一座城市无法比拟,包括京城。

    苏钰和陈萍,也就是陈国华的女儿,同龄,既是玩伴,也是死敌,小时候的死敌。

    至少陈萍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陈萍自幼家境优渥,是家里的小公主,来自长辈的溺爱,养成了刁蛮高傲的性格。

    她和苏钰认识的那一年,才干上小学,陈萍穿着公主裙,布娃娃和玩具能堆半个房间,而苏钰只是一个衣着普通,看着棒棒糖会流口水的小女孩,只是这个小女孩精致的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女孩,陈国华和妻子都喜欢的不得了,拿出玩具和零食招待,那些原本是陈萍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会儿,苏桐还在创业初期,要钱没钱,又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,和陈国华交朋友其实是高攀了,他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聪明伶俐的女儿,苏钰自幼就是学霸,在借读的小学里,成绩全年级第一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样就显得陈萍特别一般。

    陈国华夫妻当时感慨:钰儿真聪明,我家萍萍有她一半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在高傲的小公主听来,简直是侮辱。

    于是在双方父母期待的让她们各自玩,交朋友的时候,在自己的房间里,陈萍凶巴巴的对苏钰说:“别吃我零食,还有玩具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苏钰小时候可嘴馋了,吃着人间美味长鼻王,说:“那我就和叔叔阿姨说你欺负我。我会哭的,现在就哭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陈萍怂了一下,爸爸那么要面子的人,自己欺负客人的孩子,表现的太没家教,事后肯定要挨骂甚至挨揍。

    陈萍就说:“那你以后都要听我的,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不然不给你长鼻王。”

    苏钰一点都不怕,说:“可我不听你的,我还是有长鼻王吃啊。”

    陈萍无言以对,第一次被同龄人用智商碾压了。

    那一次她发了脾气,在房间里大喊大叫,然后苏钰哭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聊天谈事的家长们听到动静,进屋,苏钰恶人先告状(陈萍眼里是这样的)哭着说姐姐欺负她。

    陈萍大声说没有,发着脾气,但她越发脾气,大人就越相信她欺负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确实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事后被父母狠狠教育。

    既然是合伙人的关系,苏桐少不了登门拜访,或者陈国华登门做客,苏钰和陈萍每星期都能见面。有时候还会在一起做作业。

    两个妈妈检查女儿的作业,陈萍总能听到妈妈恨女不是钰,恨钰不是女的感慨。

    到后来,苏桐生意越做越好,苏钰的衣服也越穿越漂亮,零食也越买越贵,玩具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陈萍最后一点优势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苏钰和陈萍的关系,类似于秦泽和秦宝宝。

    一方总是那么高大上,一方在她们的阴影里苦苦挣扎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秦泽的姐姐既能么么哒,也能啪啪啪。

    陈萍在苏钰这里得到的,却只有扎心。偏偏她从小性格就骄傲,爱攀比。

    后来的少年时代,她们偶尔见面,也是火药味十足,苏钰也不是温婉的性格,没少干故意扎她心的事。

    陈国华感慨道:“海归博士就是不一样,钰儿一定把公司打理的很好吧,我记得是叫聚利投资来着,是吧?苏桐,你这女儿我是羡慕很多年了,再看我家萍萍,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不但陈萍脸色不好,苏桐一家也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陈妈妈说着公道话:“萍萍不是在帮着你打理公司吗。”

    陈国华:“嗨,她这水平,整天在公司就摸鱼。”

    陈萍不耐烦道:“爸,你烦不烦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她目光不经意的瞟向苏钰,见她面对微笑,淡泊超然的样子,心里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多年不见,她是越来越漂亮了,难怪弟弟一直偷偷打量他。

    还有身边的未婚夫,时不时的看苏钰一眼。

    陈萍瞪了眼男朋友,后者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男人看到美女,大美女,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,这是自然现象。

    苏钰风华正茂,个头高挑,还是号称三大制服之一的ol套装,她穿这种套装,就是纯天然的制服诱惑。

    苏桐喝了口酒,插科打诨,“你这话说的,姑娘家,能找个好老公就行了。我还觉得钰儿她事业心太强呢,这把年纪了还没找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陈国华惊讶道:“不能吧,钰儿没男朋友?”

    他注意到儿子的眼睛刷的亮起来。

    苏桐对女儿和秦泽的事,只能说有个大概的印象,但不是很明确,因为苏钰没正面说过,也没带秦泽回家见过家长。

    母亲那边的亲戚倒是知道,但苏桐和前妻的关系......双方老死不相往来了好吗。

    苏钰没说话,露出一个含蓄又内敛的微笑。

    陈国华夹口菜,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都沉得住气,可把我们这些长辈愁怀了,陈庆也没对象,你们年轻人有话题,你们聊聊?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有娃娃亲的情结。

    年轻人幻想有个帅气或者漂亮的娃娃亲对象。

    大人则很热衷和至交好友结娃娃亲,这种现象以前很普遍,不过随着年代变化,讲究自由恋爱,父母之命不管用了,娃娃亲才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陈国华含蓄而隐晦的表达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加个微信?”陈庆拿出手机,期待和火热的目光盯着苏钰。

    苏钰一愣,微笑,拿出手机和他互加好友。

    其实她沉默是不方便说,当然也能解释说自己有男朋友了,没必要一定说秦泽的名字,可心里气苦啊,就没心情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家的关系这么好,不好意思拒绝,索性只是加个好友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陈庆心满意足的收回手机,面带微笑,对于一直单身狗来说,拿到一眼让自己惊艳的女神微信号,是今天最大的收获。苏钰的反应也让他心喜,没有高冷,没有疏离,很矜持很礼貌。

    苏桐还记得自己是个父亲,交情归交情,但不能忘了为女儿把把关,就问道:“陈庆现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国华没好气道:“刚毕业时说好到公司历练,慢慢接手,干了大半年就辞职了,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娱乐公司。”

    苏桐说:“很好啊,在京城搞这个,很有前景。”

    娱乐圈里,大红大紫的明星,绝大部分都是北影和中戏毕业的。因此京城的娱乐公司很多,产业发达,这沪市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苏叔,有前景是没错,但竞争也大,好苗子根本抢不到,还得要雄厚的资金支撑。时代不一样了,从零开始经营娱乐公司,百分之九十的小公司都在苟延残喘,需要另辟蹊径,所以我和朋友开发了手机直播平台,先从平台上培养女主播,既然挣钱,又好苗子,也能带进娱乐圈来,这样的方式更容易捧红新人。”陈庆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苏钰一眼。

    苏桐朗声笑道:“年轻人,思路就是灵活,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”

    苏桐和陈国华碰杯。

    陈庆道:“我们这个时代,比您和我爸当年其实更难,但仔细看,机遇还是很多的。有钱有资金,投资娱乐圈绝对不会亏,看看现在娱乐圈很火的秦泽就知道了。他的成功,除了自身才华,大半是靠运气,我也想试试能不能做到他那样的规模。”

    桌上一片附和声,苏桐一个劲称赞他有志气。

    “运气?”

    就是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来自苏钰。

    她笑吟吟的反问:“哪里是靠运气?我记得秦泽还不是富二代呢,他是白手起家的。”

    陈庆心里一动,问:“苏姐姐喜欢秦泽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当然不是那种喜欢,而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。

    苏钰笑了,眼儿弯弯,“喜欢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陈庆把苏钰眼里流露出的温柔当成是女人的花痴,心里不太舒服,便道:“所以他才靠运气,他的原始资金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苏钰:“炒股。”

    陈庆:“对嘛,去年那波牛市,让他狠狠捞了一笔,如果没有这个运气,从无到有,一直到现在的规模,他得用多少年?叔叔您说对吧。”

    他想从苏桐这里得到认同。

    苏桐尴尬点头。

    陈萍身边的男人附和:“确实是这样,他直接跨过最艰难的起步阶段。”

    陈庆侃侃而谈:“一年多的时间,从炒股到天方娱乐,他现在起码有几十亿的身价,甚至上百亿。确实很厉害,现在大家都说他是一个传奇,是九零后励志榜样,是不可超越的丰碑,但其实大家把他神话了。如果没有那波牛市,恰好让他抓到了,他是做不到这个地步的。时代造就了他,当然,他是真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中二少年看不起人,会鼻孔朝天骄傲的说:他很厉害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成熟点的男人看不起人,会“谦虚”的说:他不怎么样,但确实很厉害。

    顺序不一样,效果也就不一样,后者给人听着就成熟内敛多了。

    但意思其实一样,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苏钰眨眨眼:“可能在股市里捞金,难道就不是靠本事了吗,变成运气了?”

    满桌的附和声一滞。

    陈庆辩解道:“这不是碰到牛市了嘛。”

    苏钰笑吟吟:“牛市亏到跳楼的也不少吧。”

    陈庆想了想,没想出反驳的话,神色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苏钰道:“不过还好了,比苏昊有出息多了。”

    苏昊母子俩脸一黑。

    陈庆顿时恢复笑容,不过,场面又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后妈阴阳怪气道:“只要你有出息就行了呗。”

    陈爸爸陈妈妈眼观鼻鼻观心,人家的家事,不方便插嘴。

    还是苏桐跳出来打破尴尬,故作好奇:“萍萍的男朋友做什么生意。”

    男人回答:“我没什么出息,接我爸的班,做进口贸易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也是富二代。

    陈萍反驳道:“你要没出息,那谁还有出息?你爸那点小规模,资产在你手上翻了几十倍。一年赚多少来着?”

    男人:“两亿多吧。”

    苏桐惊叹道:“年轻有为。”

    陈萍略带得意的眼神,瞟向苏钰,好奇道:“苏钰,你那公司现在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是什么情况,我爸可把你夸的。”

    苏钰漫不经心的笑容:“公司两百亿的运营资金,一个季度的利润也就0.8%,小打小闹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:“......”

    陈萍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扎心。

    陈国华大吃一惊,愕然道:“老苏,搞股票这么赚?”

    一个季度三个月,百分之零点八的利润,那就是上亿了。

    一年五六亿?!

    陈庆手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苏钰没说真话,零点八是业绩不佳时的绩点,而且公司的运营资金也不是区区两百亿,但过半的资金,前段时间被裴南曼借走了。

    秦泽和苏钰耗费巨大精力经营的投资公司,一年只赚五六亿?开什么玩笑,这点钱在金融界的大集团眼里,简直毛毛雨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沪市金融圈,宝泽投资是很有名的。

    陈国华的话,让苏桐尴尬不已,强笑道:“还行吧.....对了,老陈,你这趟来沪市想投资点什么?”

    强行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投资公司、秦泽、聚利,这些字眼他都不想提。

    怎么说?

    我偏心儿子,把聚利投资的大权从女儿手上夺走,给了儿子,结果被儿子搞砸了。

    而女儿现在和那个秦泽合伙开公司,一年好几亿的收益,爽歪歪。

    说不出口啊,这不打自己脸吗。

    拼完一波子女,陈国华和苏桐两个老友把酒言欢,开始忆往昔,看今朝,而后妈和陈妈妈也东拉西扯的说起家常话,偶尔扯上陈萍和她男朋友。

    苏钰无聊,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:“这家店的下午茶味道很赞”

    然后低头,纤细葱白的手机在屏幕上飞舞:“老公,在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秒回:“在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讨厌,我都不在,你和谁【愤怒】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叫了只鸡,味道还不错,汁水足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给我留鸡腿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留个屁,这东西要趁热才行。对了,央行又降准了,规模空前的大。公司那边要有相应的对策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知道啦,小女子被你当牛马的用,我和爸在喝下午茶,好多年没见的陈叔叔一家来沪市了。不过我是先交代好工作的事再出来的哦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胡说,我没把你当牛做马,我把你当充气娃娃。央行降准对我们来说是好事,几千亿的资金流入市场,股市福音、企业福音,对老百姓就不一定了,存款又得缩水。我刚让舅舅准备贷款来着,政府的钱不借白不借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啥时候变愤青了,你还担心资产缩水?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不是替自己担心,我是替卖报那个穷叼丝担心,哦,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你还是担心我吧,我爸想撮合我和陈叔叔的儿子嘞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擦,那个兔崽子敢抢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再叫一遍【开心表情】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擦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:“要不要我过来,让你炫一波?”

    苏钰:“算了吧,谁让我名不正言不顺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【摸摸头】”

    聊天到这里结束,苏钰苦涩笑容。

    你连地址都不问嘛。

    我想让你来啊,我那是反话......

    这时,她收到一条消息:“晚上去酒吧喝酒?”

    陈庆发来的,她抬头看去,后者扬起一个暖男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苏钰回复。

    陈庆低头,键入信息:“不喜欢喝酒?那看电影,秦泽的新电影今晚刚好上映,你喜欢他对吧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不看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心说,去看秦宝宝和秦泽在银幕里卿卿我我吗?

    滚犊子。

    陈庆微微皱眉,约不出来?

    他把这当成女孩子的矜持,舒展眉头,继续键入信息,但这时候,苏钰关了手机,面带微笑的看着一桌子笑谈。

    无奈,他也只好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苏桐和陈国华好些年没见了,虽然保持着电话联系,上次见面是15年的事了。男人聊起来,可以聊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大概过了半小时。

    苏钰起身上厕所,在男女厕中间的水池边,看见等在那里的陈庆。

    “公司忙吗。”陈庆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苏钰浅笑。

    “你真厉害,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....崇拜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成绩好?”

    “因为人好。”

    很会说话,苏钰嘴角泛起笑容,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应该会在沪市待一阵子,晚上有空的话,一起看电影吧,我也挺崇拜秦泽的。”陈庆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苏钰想了想,歪头,似笑非笑:“你想追我吧。”

    突然就直入主题,陈庆愣了一下后,久经花场锻炼出手的强大心态迅速展现出来,一脸真挚:“姐姐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漂亮?”

    “男女之间第一眼的吸引不就是这个么。”

    苏钰哑然失笑:“有道理,你要是说因为人好,我转头就走。”

    陈庆笑了,他自认看女人还是很准的,刚才的回答看似随意,其实有过斟酌,苏钰不像是矫情的女人,所以他选择更从容真切的回答。

    看来是赌对了?

    说实话苏钰太出彩了,身高气场姿色,都无可挑剔。尤其她冷冷清清的气质,对男人来说就像毒药,百爪挠心那种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今年多大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,有十亿身价吗?”

    陈庆自信道:“三十岁之前,我相信能达到。有苏姐姐这个榜样在,我肯定得快马加鞭啊。再说,不会挣钱,怎么养你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话,他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。

    苏钰点点头,仔细打量他:“长的蛮帅,但比不上秦泽,有钱,还是比不上秦泽,想来不是混吃混喝的富二代,有丁点才华,可还是比不上秦泽。”

    她耸耸肩:“呐,我比完了,你没戏。”

    陈庆:“......”

    先是懵逼,然后是哭笑不得,九零后有几个能比秦泽的?我是比不上他,可你也得是秦泽女朋友啊。

    “姐姐开玩笑了,不过姐姐这么说,就算是秦泽,我也努力把他比下去。”陈庆真诚道。

    换成一般女人,还真就对他产生好感了。

    “可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啊,有钱,但没有钱味儿,有才华,但不恃才傲物。有点坏,但坏在嘴上。不像你们这些富二代,嘴上永远是绅士,私底下什么德行谁知道?”

    陈庆皱紧眉头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钰撇嘴:“秦泽啊,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陈庆不悦道:“就算想拒绝我,也不用这么说吧,你以为我会信?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你让他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忙,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陈庆心里分外恼怒,他以为自己赌对了,以为苏钰是开门见山和他聊.....确实是开门见山,但就是带点侮辱性质的。

    先是勾你上钩般的开门见山,然后转头说一句“你没戏”,并把他当小丑似的和秦泽对比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羞辱嘛。

    陈庆嘲讽道:“那我是不是要赶紧抱大腿?毕竟我也是混娱乐圈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大腿在这里,赶紧来抱。”

    突然的,有人在他身后说。

    陈庆愕然转头,看见一个戴墨镜口罩的男人站在身后,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:叫了只鸡!

    苏钰眼中绽放出明亮的光芒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秦泽摘下墨镜和口罩,咧嘴,埋怨道:“回去干活了,吃个下午茶你吃两钟头?”

    秦泽?!

    陈庆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苏钰咬着唇,泛着泪光。

    秦泽没好气道:“走啊,哪个包间,我去装.....人前显圣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扑哧一笑,欢快的抱住秦泽胳膊:“我带你去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秦泽侧头,看了眼陈庆,伸手拍他肩膀:“不好意思,我没带名片,有事你打她电话,我不介意抱大腿。”

    我有一米八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返回包间的路上,苏钰声音有点飘:“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呀。你都没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发朋友圈了吗,有显示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知道我在厕所的。”

    “开车半小时,我是真想上厕所,恰好听到你和那家伙说话。”

    苏钰赶紧拍胸脯,假装很害怕:“还好还好,差点答应他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电影的话,我会打屎你。”秦泽顺手一个板栗。

    “手上提的是什么?”她捂着脑袋,目光瞅塑料袋。

    “鸡腿。”

    苏钰眼圈一红,哽咽道:“先.....先别进去,我要哭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感动的哭出来了?”

    秦泽张开双臂,把她抱在怀里,手搭在她颤抖的肩膀。

    苏钰挽着他的胳膊推开包间的门,众人看过来,微微一愣,而当秦泽摘下墨镜和口罩,之前还有声音的包间,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“爸,我把秦泽领过来让大家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陈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徐阿姨....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陈萍,边上是她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个个点头示意,喊陈叔叔好,徐阿姨好。

    陈国华夫妻神色有点懵,陈萍则满脸呆滞。

    又扎心了。

    苏桐父子更多的是苦涩,没法不苦涩。

    说起来,秦泽当初还是他们手底下的员工,那会儿他名不经传,在聚利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那个总经理位置还是苏桐亲自撸下去的,人给他逼走了。

    一圈问候结束,秦泽道:“公司那边还有点事,我和苏钰先走了,爸,你和陈叔叔继续聊,改天有空我再请大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苏桐:“!!!”

    这声“爸”不要太顺口,有问过我这个老丈人.....呸,做父亲的意见吗。

    陈国华可激动了,堆满笑容:“这不有男朋友的吗,老苏,你可不仗义,都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慌忙给秦泽递名片。

    秦泽收了,领着苏钰出门。

    包间里传来陈国华的声音:“老苏你这女婿不得了啊,你女儿好啊,生的好。”

    苏桐:“......”

    陈萍:“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