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宇腾特么懵逼了,他觉得秦泽出去可能没人信,感觉观众们是时候在震惊一波。

    乍一看,似乎怎么也不值这么多钱,可这里是慈善晚宴,贵一点能理解。

    而且深究起来,其实是赚了。先是秦泽的“品牌”效应,注定它会广受关注,然后还有各种版税,细水长流,再加上小鲜肉借此赚一波人气和知名度,林林总总,价值肯定不止五百万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让人把词曲给你送过去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。”小鲜肉用力点头,忍不住又和秦泽握手。

    还有件挺有趣的事,小鲜肉虽然演技备受吐槽,但素质方面,比老一辈老二辈的艺人要高。

    至少小鲜肉崛起的这几年,从没有见过哪个小鲜肉大言不惭,嚣张狂妄。在圈子里表现的很谦虚。

    秦泽和眼前这位都是小鲜肉,但有本质的区别,他坦然接受小鲜肉恭敬的姿态。

    慈善晚宴在十点钟结束,明星陆续离场。

    保姆车里,徐娇语气略有不甘:“秦总,你可真是大手笔,这样一首歌,说捐就捐。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显然是不值的,秦泽不缺几百万,捐钱比捐歌更好。

    捐歌就亏大了,不仅是钱,还有很多隐性好处,比如它会给歌手带来庞大的人气。

    很多歌手一辈子就靠一首歌火,很多年后,仍然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回馈社会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五百万啊,若加上之前那两百万,就是七百万。别说姐姐,他都得心疼死。捐歌就没那么心疼了,毕竟不是真金白银,况且,它其实就三十点积分的事儿。

    徐娇悄悄翻白眼,她画着棕色的眼影,将一双眸子点缀的非常出彩,妩媚而俏丽。想了想,她又扑哧一声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秦总有女朋友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秦泽疑惑的看她,到底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突然想,秦总要是普通的词曲作家,光凭这份才华,就能在娱乐圈交到很多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有很多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娇懵了一下,睁大眸子:“那是有几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语气很八卦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,没有女朋友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不好说太多,这姑娘和秦宝宝关系打的挺好,万一哪天说漏嘴怎么办。

    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很多算天算地的牛人往往都因为一个小疏忽而惨淡收场。

    “骗人。”徐娇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“单身狗,没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污蔑狗,狗不单身,我家两只泰迪天天办事。”

    嘿,这姑娘嘴皮子挺利索的,你让单身狗情何以堪,连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真巧,我也没男朋友。”徐娇笑容含蓄而甜美,眼神却很大胆,那是一种“你来追我,追我我就接着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类似的眼神秦泽见过很多,年轻、帅气、有才华、有钱,名气大,钻石王老五都不足以形容他,钻石咸鱼王还差不多。因此女朋友一直是个迷的他,被各路女豪杰觊觎着。

    秦泽自己也时常感慨:我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帅气。

    秦泽假装看不懂徐娇眼里的意思:“下个月开始准备单曲专辑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朕射你无罪,但朕惜精,一寸光阴一寸精,寸阴难买十滴精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徐娇撇嘴道:“每天都有再练歌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理解我的意思,”秦泽说:“我是说,这个月多接活儿,下个月做专辑,总得把损失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徐娇嘀咕道:“扒皮老板。”

    商务车驶入某别墅区,秦泽亲自把她送到家门口,徐娇站在铁艺大门前,裙摆飘飘,挥手告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