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母亲
    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对两兄弟来说,这就是真正的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烈日的阳光照在许光脸上,他的表情在光照下渐渐扭曲,瞪大眼睛,张大嘴巴,直愣愣的望着秦泽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他怎么会知道!!

    一颗心仿佛被无形的手狠狠拽紧。

    有种父亲在外面养小三被母亲发现后,家庭走到崩溃边缘的绝望。

    这个比喻不太恰当,但很贴切。

    如果秦泽真的知道了当年的事,姐姐许岚的家庭,不就得崩溃了么。

    许光慌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难辞其咎,不管秦泽什么时候知道的,这次坦白,他功不可没,姐姐知道后,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你你知道多少。”许耀颤声道。

    这个素来严肃,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,在临海商业圈里以严谨著称的男人,此刻,无法克制自己颤抖的身躯,颤抖的嘴皮子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以极快的速度交替,惊讶、激动、愧疚,心酸情绪的海洋掀起狂狼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亲生母亲。”秦泽转头看着墓碑,“但我不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盯着许耀。

    许耀:“”

    许光:“”

    许光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藏了半辈子的秘密,就这么轻易的,被秦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知道,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”许光喃喃道。

    秦泽看他一眼,心说,我虽然智商偶尔不在线,但其实我心里有各种逼数。

    “今天带你们过来,是来坦白的,我希望你们不要隐瞒我,把事情说清楚。因为隐瞒已经没有意义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是,她就是你亲生母亲。”许耀沉沉点头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顿时空落落的,惆怅和悲伤翻涌。

    我果然是充话费送的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是妈妈(爸爸)在垃圾桶里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百分之百的人都在儿童时期被父母这样玩弄过,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我是那个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你们这些扎心的老铁。

    秦泽反应还算平静,没有家庭伦理剧里失散多年的至亲们抱头痛哭,或者抱头大喊:我不听不听,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,嘤嘤嘤~

    毕竟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了,小时候觉得,自己是秦家唯一的男丁,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,肯定姐姐是捡来的呀。

    她这么漂亮,活该是捡来的。

    我是亲生的,所以老爷子可劲儿揍我。

    粑粑揍我越疼,爱我越深。

    全特么是错觉。

    后来年纪大了,有些事情必须要面对了,秦泽开始查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暗示他的,是不是你!!”

    许光像是只暴怒的狮子,扑到许耀面前,狠狠勒紧他的领口,咆哮道:“许耀,当年是因为谁,是谁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前程,操!”

    一拳打在许耀脸上。

    许耀朝后踉跄几步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不是吧,真和我想的一样?

    苏钰全程懵逼,她惊呆了。

    秦泽的亲生母亲,不是秦阿姨?

    那他是秦叔叔和这个许阿姨生的吗?

    或者,他根本是养子?!

    那他和秦宝宝就不是亲姐弟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苏钰心好慌。

    她深深爱着秦泽,渴望的去了解他的一切,他的喜好,他的厌恶,他的家人,他的亲朋好友但眼前这一幕来的太突然,就像在拍电视剧,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苏钰发现自己除了当一个吃瓜,什么事都做不了,什么话都不方便说。

    “舅舅,不是他。”秦泽道: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听见我妈打电话,亲口听她说的,我和姐姐之中,有一个不是亲生的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在和你打电话,所以我趁着这个机会,把你俩带到这里来摊牌。为什么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原因太多了,如果我和姐姐之间,有一个不是亲生的,肯定是我啊。她那么漂亮,怎么看都是和你更像。而我长的一点都不帅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扎心,但只看颜值,姐姐明显是继承了老许家一部分的优良基因。

    话说我也有老许家的基因吧,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帅?

    苏钰在一旁听着,心里好大的意见,你说谎,明明很帅的。

    “许阿姨对我太好了,好到不合情,也不合理。她纵使和我妈关系再好,同样当妈的,怎么可能更偏爱别人家的孩子?只有一个可能,我是她生的,而且她对我很愧疚。而我妈每年都要回来,外公搬出许家镇很多年了,她的故乡在这里,可她的娘家在沪市啊。她何必每年回来?其实是带我回来看她的吧。”

    她,指的是许茹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件事,去年十月份,我在虹桥机场看到我妈和许耀在一起,当时我并不认识他,派人查了一下,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,知道他和许阿姨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帮他查的,那天,秦泽才真正确定了自己充话费的身份。

    心态崩了好久,差点啪姐。

    许耀愣了愣,去年他确实去过沪市,当时只联系了小岚,原来,那天秦泽也在。

    许光站在那里,满脸颓然,像一条走投无路的败狗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的亲生父亲是谁。”秦泽死死盯着许耀。

    许光无声的看着许耀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仿佛全世界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许耀神情哀伤,张了张嘴,涩声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???”

    不知道?

    你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骗人的吧。

    许耀说:“我是你舅舅,但我确实不知道你亲生父亲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好失落,仿佛有一个金光闪闪的榜样坍塌了。

    但想到亲生母亲的结局,想到现在的许耀,他又松口气,失败的榜样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可是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只是舅舅的话,他的很多表现就不合理了。

    你的心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你的执念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你千里迢迢的找我妈又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你只是舅舅而已,你又不是我爸。

    这么心急着让我认祖归宗么?

    舅舅和许耀这几天的小动作小眼神,秦泽都看在眼里,当做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许耀一门心思的想和他摊牌,想让他知道谁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舅舅各种阻止,各种眼神威胁。

    秦泽戳破这层窗户纸的时候,这个男人的表情特别激动。

    只是舅舅的话,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“你的亲生父亲是谁,如果阿荣不知道的话,那确实是没人知道了。茹姐从来没有说过,当初她怀孕时,阿荣大发脾气,逼问她那个男人是谁,可她没说。你妈也问过,两人谈了一整晚,可对于那个男人的身份,茹姐始终不肯吐露半句。”许光看向墓碑,说:“哪怕这样会毁了她,哪怕她当时根本没能力养活你,哪怕她哭肿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许耀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秦泽闻言,沉默。

    他站在烈阳之下,点上一根烟,凝视着亲生母亲的墓碑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回忆在脑海中翻滚,带着沛莫能御的力量,如海潮,如山崩。

    母亲说,许家镇是个很美的地方,山清水秀,大自然总有产不尽的美味和美景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。

    每年暑假,母亲会带秦泽回许家镇度假,老旧的公交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泊油路上,扬起一片灰尘。

    秦泽坐在妈妈的腿上,从窗户往外看,烈阳高照,公路两侧绿树茂密,连绵的田野被划分成一块块方形,田里庄稼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这里没空调,没路灯,没大卖场,没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但这里有山,有田,有鸟,有花,有清澈的山泉和碧波荡漾的水库。

    他和镇子里的小伙伴狂奔在黑色的田埂上,抓青蛙,掏鸟蛋,夜里溜到田里偷西瓜,掉黄鳝,白天翻过小山到水库游泳。

    秦泽的记忆中,许阿姨那天都会穿一条长长的碎花裙,站在只竖了一块牌的公交站边,殷勤的期盼着。

    她长的并不漂亮,因为辛苦的劳作消磨了她的美丽,阳光染黑了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她只比妈妈大两岁,但看起来却苍老粗糙的多。

    初见时,那天,秦泽第一次来到许家镇,不太适应乡下的闷热和飞扬的尘土,小眉头紧皱着。

    车子在竖牌子的公交站停下来,秦妈牵着秦泽的手下车。

    许茹的目光在秦泽脸上定格,再也移不开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阿泽吧,阿姨能抱抱你吗。”

    这是初见时,许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秦泽仰着头,看着笑靥如花的陌生阿姨,一身碎花长裙,眉宇间有化不开的温柔。

    阳光太大,许阿姨一头的汗,她顶着烈日站了半个小时,头发湿漉漉的贴着额头和鬓角。

    她可真脏。

    所以小秦泽矜持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阿泽,叫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哎,阿泽乖,阿姨买棒冰给吃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许茹脸上绽放出夺目的笑容,但眼神更深处,是深深的哀伤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的秦泽看不懂。

    暑假很快结束,回去前的那天晚上,许阿姨偷偷来房间看他,坐在床边,摸着他的头,再哭。

    低低的哽咽声把秦泽吵醒,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!”许茹连忙抹去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小秦泽下意识的喊妈妈,但妈妈没睡在身边。

    他缩在被子里,露出一颗脑袋,怯怯的看她。

    “阿姨就是想到你要回去了,心里舍不得”许茹解释说。

    秦泽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泽明年再来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还是没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睡,阿姨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房门关上,秦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,前往县城的公交车上。

    “许阿姨是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坐在妈妈腿上的秦泽告状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她晚上偷偷来我们房间哭。”

    秦妈呆呆的望着车窗外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指尖突然痛了一下,秦泽手一抖,燃尽的烟头落地。

    “当年发生了什么?”秦泽望向许耀:“能和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许耀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时光在这个瞬间逆转,纷乱的往事走马灯似的闪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