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闹矛盾
    五月底,阳光灿烂。

    翠绿的山峦叠嶂,叶片闪烁着七彩的光晕。

    山势险峻,奇石兀立,一人一马慢悠悠的踱步在崎岖的山间小道。

    一身彩衣的娇媚美人骑坐在马背,沐浴着阳光。沉甸甸的胸脯能挂好几斤风情。

    镜头从女子正脸转到侧脸,再转到背影,接着缓缓往上拉,将起伏山峦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头,观音这个角色,在电影里就昙花一现,你的戏已经拍完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眼中泛起哀怨。

    秦宝宝唉声叹气:“配角都这样的子衿。”

    苏钰补一刀:“导演,给她盒饭里加根鸡腿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眼波荡漾,可怜巴巴的望着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你们闭嘴好嘛,火上浇油有意思吗。

    你俩不是势如水火吗,这般默契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王子衿很失望,她难得友情出演,人生中第一次拍电影,当然也知道自己水平有限,不可能给她太重要的角色,可是......可是只有十分钟吗?

    未免太少了吧。

    这就是标准的王・跑龙套・子衿。

    好气啊。

    “那,她俩呢?”王子衿拉住秦泽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的戏还没到,但我告诉你,我不比女二号的戏份少。”苏钰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“多稀奇,我还女一号呢。”秦宝宝朝苏钰翻白眼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一突,立刻朝王子衿看去,果然,子衿姐脸色平静,无喜无悲。

    但熟悉她的秦泽知道,她怒了。

    醋坛子翻了。

    两人到隔间换衣服的时候,秦泽赶紧解释,“子衿姐,我觉得主角出彩与否,和戏份多少无关,虽然你的戏份上,但你出场的瞬间,简直惊艳。观音这个角色是最佩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斜了他一眼:“我还知道观音是个心机表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.”

    你非要这么自暴自弃,我能怎么办。

    哎,希望你们仨能和谐相处,别打架啊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王子衿果然不跟他讲话,他主动搭话,王子衿就会把头扭一边,假装漫不经心的看风景。

    姐姐和泰迪笑容满面,好像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五行山的整段剧情,占的戏份会很多,分白天戏和晚上戏。刚来的第一天,舟车劳顿,演员和剧组的状态不是太好,进度走到春十三娘查看所有蟊贼脚底有没有三颗痣时,天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进入夜晚,便是蟊贼与春十三娘斗智斗勇阶段,在这里,秦泽给加了几分钟的戏,蟊贼使劲各种方法,各种秀操作,终于用迷药迷晕了春十三娘。

    陷入昏迷的春十三娘显出原形,原来是蜘蛛精.....整段垮掉,拍的很不理想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拍了几个小时,秦泽没满意。

    好在拍电影并不是按着剧本走的,电影是一段段拍摄,后期剪辑。

    秦泽干脆让大家直接跳到第二晚剧情试试看,第二晚白晶晶出现了,饰演者:李薇!

    这段剧情也是磕磕绊绊。

    “剧本交到你们手上,将近半个月的时间,你们角色磨合的太差劲了。”墨俞在片场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在场的有群演,有天方的艺人,还有别的公司请来的艺人。

    被墨俞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秦宝宝、苏钰、王子衿排排坐,吃瓜子,吃水果,玩手机。

    苏钰丧心病狂的找后山商业区的老板要了一副扑克怕。

    三人斗地主。

    她们不像是出来拍电影的,倒像是旅游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出场。”王子衿问。

    剧情变了又变,愣是没看见秦宝宝这个女主角登场。

    “我还在后面,这个剧本老长了。”秦宝宝蛋定的很。

    今晚唯一的收获,就是“烤鸡”剧情竟然顺畅的拍摄下来了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那个穿着桑巴舞裙狂踹蛋的剧情。

    这段剧情很成功,拍完大家都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姐姐他们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导演一喊咔,她三就奔过来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“哪里疼,告诉姐姐。”秦宝宝拧开一瓶水往秦泽裆下倒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烧着啊,火这么大,道具靠谱吗?”王子衿连连蹙眉。

    “哎,我帮你揉揉。”苏钰伸出手,来了一个“以手抚阴坐长叹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两个巴掌拍开。

    秦宝宝和王子衿怒视:“要脸不。”

    苏钰翻了个白眼,老娘唧唧复唧唧的时候,你俩还目不识丁呢。

    秦泽连忙表示自己没事,防护措施很好,就算再烧三次也依然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姐姐们顿时松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火势太大,让她们有点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结束拍摄,剧组留在山上过夜,秦泽和姐姐们乘缆车下山,开租赁公司租来的车,带她们回酒店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累了,早点洗完睡觉吧。”电梯里,他干巴巴的说。

    三个姐姐没搭腔,秦宝宝背靠轿厢,假装玩手机。王子衿豁出去了,她搂着秦泽的胳膊,斜眼苏钰和秦宝宝。

    苏钰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轿厢里有种叫做“杀气”的东西弥漫。

    秦泽懵了,这又怎么了啊,这一言不合就挠脸的气氛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在我不知情的时候,她们又闹矛盾了?

    是斗地主结下梁子,还是对小秦泽嘘寒问暖那会儿产生了嫌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