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眼看他宴宾客
    如往常一样,秦泽打开电脑,看盘,咸鱼泽的腿上坐着娇媚动人的姐姐,沙发在对面六七米外,隔那么远说话,费劲。

    所以姐姐很贴心的把位置让给弟弟,她坐弟弟大腿上,姐姐可喜欢这种坐姿了,不但能欣赏咸鱼认真工作的样子,偶尔还能挑逗一样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两位秦总功用一个办公室,姐弟俩联手打造出了一个蒸蒸日上的娱乐公司,想一想秦家姐弟奋斗的画面,多感人多励志。

    但如果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,会发现,姐弟奋斗?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这画面应该叫做“姐弟俩没羞没躁的工作日常”、或者“姐姐坐弟弟大腿上,弟弟面不改色的工作”。反正不管那样,传出去药丸!

    “中午我们吃什么?”秦宝宝对股票一窍不通,也没兴趣,反正她不是那种为了工作和学习,可以头悬梁锥刺股的人,否则以姐姐的聪明伶俐,学历还能更高一层,比如考个博士,或者博士后?

    总感觉姐姐变成博士后,会变得很恐怖。

    “吃鸡。”秦泽下意识道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鸡,没你的好吃。”秦宝宝扭扭屁股,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,你想吃什么,就吃什么。”秦泽专心看他大盘,敷衍几句。

    “吃你!”秦宝宝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吃呗,吃哪个部位都行。”秦泽表示无所谓。

    姐姐凑到他耳边,伸出粉红小香舌,舔了一口耳垂,砸吧砸吧:“没味道,你是条假咸鱼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你还是叫我小赤佬,或者黑了心的蛆,我比较能接受这两个。

    等等,咸鱼是谁给我取的?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背上了咸鱼的绰号?

    回想一下,我的称号“快枪手”、“小赤佬”、“黑了心的蛆”,现在又多了一个“咸鱼”,为什么我的称号都这么lo啊?

    掀桌!

    于是秦泽在姐姐小腰狠狠戳了一下,姐姐立刻软在他怀里,脸埋在他脖间,温热的气息喷吐,酥麻的让秦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没错,脖子就是他的敏感点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,小拳头锤你胸。”秦宝宝啪嗒啪嗒打了他几下。

    秦泽正要出手教训嘤嘤怪,抽空看了眼电脑,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猛的扑到电脑前,没控制好距离,大腿上的姐姐砰撞在桌沿,姐姐疼的泪眼汪汪。

    “你就一点都不知道疼姐姐吗?”秦宝宝拎他耳朵。

    但秦泽恍然不觉,死死盯着电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宝宝扭头看电脑。

    屏幕上,原来节节攀升的大盘,红红火火的大盘,变成了草原色。

    沪指停在490581,跌了2。

    “诶,今天怎么跌了?”秦宝宝萌萌哒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泽没心思和姐姐解释,他脑子进入高速运转模式,姐姐外行看热闹,不懂这个数值代表什么,但他清楚。刚才还走红的股市,涨12,半个小时左右,暴跌百分之三。

    这个有点恐怖,意味着半小时内,很多股跌停,更多的股开始走低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不科学!

    秦泽把姐姐的大屁股推开,飞快点开一支支股票,不出所料,很多走红的股,在半小时前急转而下,走势低迷,再也抬不起头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很操蛋啊。

    男人抬不起来很操蛋。

    股票抬不起来更操蛋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中午11:30,股市休市,指数稍稍有所回升,跌18。

    秦泽披上外套就走,他要去一趟宝泽公司。

    “不吃午饭再走吗?”秦宝宝喊他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你自己吃吧,别吃鸡啊。”秦泽告诫姐姐一句,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姐姐哦一声,把外卖软件里“小鸡炖蘑菇”给取消。

    她重新找了一家面馆,撅着小嘴,仔细看起菜单。

    不吃鸡,就吃面吧。

    秦泽赶到宝泽投资公司,直接召开会议。

    各部门经理,各组组长,加上副总苏钰和他自己,总共十八个人,现在公司员工有四十多个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有什么看法?”秦泽环视众人。

    众部门经理沉默。突如其来的暴跌,让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,在座的都是这行的老手,但股市的瞬息万变,光凭经验并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今天大盘跌的格外妖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个厕所回来,大盘就暴跌了,我还以为我上厕所的姿势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庄家在出货。”

    “能一口气把大盘拉低百分之二,这得什么样的庄家?”

    “庄家可能是一部分,从交易量来看,有很多散户爆仓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玩杠杆的。”

    经理们七嘴八舌的议论,组长偶尔插句话。

    宝泽公司规模不算大,但资金特别浑厚,足够让一些小型金融机构汗颜,有股神老总坐镇,经理们心里一点都不慌,很端得住。

    秦泽再看苏钰:“苏副总,你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秦总,这件事必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也认为。”

    最终决定静观其变,老股民都知道忌讳追高抛低,他们当然不会因为一次短暂的暴跌而抛售股票。说不定,是在消灭泡沫股呢?这次之后,股市更加健康向上了呢,说不定,下午就涨回来了呢。

    然后,下午一点,开市!

    沪指走出了歪歪捏捏的波浪线,交易量,进进出出很剧烈,持续几个小时候,收盘时,疲软,呈弧线下滑,下跌321。

    这一天,宝泽公司损失了五百多万。

    秦泽:(p ̄皿 ̄)

    苏钰:(p ̄皿 ̄)

    股市:┐( ̄ヘ ̄)┌

    心好痛!

    “没事,明天回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抄底。”

    “先等等吧,在观望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这波跌的姿势很独特啊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股市已经飘了,妈蛋。”

    宝泽公司的经理们交谈着,表情很轻松,最多抱怨一下月底的奖金可能会下滑,对股市依然看好。

    但在第二天,周四,股市开盘。

    开盘依然跌,沪指绿油油的,上午九点到11点半,走出了波段起伏很大的心电图,直到休市。

    下午开盘,有散户抄底,沪指坚挺了几分钟,勉强见红,但迅速急转而下,它开始暴跌了。

    三点收盘,沪指暴跌百分之五,最起码百股跌停。

    秦泽眉头跳了跳,不用看公司账户,他心算一下,几天亏损八百多万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这跌的毫无征兆,我在外国这么多年,都没见过这么莫名其妙的暴跌,这不科学。”苏钰茫然,“阿泽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国情不一样,外国股市那叫投资,中国叫炒股,“炒”字说明了一切。”秦泽抓抓脑袋:“然后,我怎么看?我能怎么看,我特么也懵逼。”

    如果系统给力点,来一发预测未来,秦泽就能信心十足的说:满仓,抄底!或者:割肉,全抛!

    但他的炒股水平,是嗑技能书嗑出来的,再加上自己的努力,牛叉归牛叉,但属于“人类”范畴,不是挂逼。

    这时候很蛋疼的,股市崩成这样,不抛,明天再给你一个跌停。抛,明天涨了呢?

    “系统,系统,快帮帮忙,我这个股神有点慌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淡定,你一点都没有其他主角的沉稳。”系统道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是主角的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个拥有系统的人,都是主角!”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这个系统是你,我就很怀疑了。”秦泽道:“你不是升级了吗,计算能力提高了吗?快帮我算算,明天股市跌不跌。”

    “计算≠算命,宿主,我感觉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行,你统计一下数据啊,只要数据足够庞大,通过计算,就能达到类似算命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这个国家的股市可以通过数据来计算涨跌的?”

    “”秦泽:“我的错,我不该把希望寄托给你,多么痛的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等明天。”秦泽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钰点点头,面带忧愁,然后把头靠在秦泽肩膀。

    天时地利之下,苏钰强刷了一波亲密度。

    这个机会不能放过,明天要是还跌,她就考虑小小的哭一下,然后乳燕投林那样,投入秦泽的怀抱。

    熬到下班,员工们默默回来,气氛比较沉重,不止是公司亏损严重,他们个人也亏损不少。

    秦泽心事重重的回家,姐姐的撒娇卖萌都没搭理,王子衿羞答答的主动亲嘴他都敷衍了。

    星期五!

    早上看盘,沪指跌百分三,相比昨天,又一波强势的涨幅。但开盘紧紧半个小时,沪指暴跌百分之六,几百只股跌停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秦泽拨通了赵铁柱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又什么事,我在忙呢。”铁柱兄的声音有些气喘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打我电话,什么意思?”秦泽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哪次啊?呼呼呼有话快说,我在运动呢,体力消耗严重。”铁柱兄道。

    “出海钓鱼那次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哦,随便聊聊,没什么意思”铁柱兄的喘息声更重,隐隐听见一个女人尖叫:要死了要死了!

    “不说了,我还要运动几分钟,拜拜。”赵铁柱说完,飞快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秦泽一丢手机,冲到股票部门,大声道:“清仓,全部清仓!”

    “清仓!?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。

    李林峰道:“秦总,清仓不了!”

    秦泽一凛,推开旁边的操盘手,仔细一看,除了两支股跌百分之六,其他的全部跌停!

    这一天,被称作“黑色星期五”,千股跌停。

    沪指一改蒸蒸日上的趋势,从5100点,急转而下,三天时间,跌了几百点。

    牛市以来,第一次迭的如此惨烈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点防备,也没有丝毫征兆,前一刻红红火火的上升趋势,下一刻,直接掉到天花板。

    星期五收盘后,网上炸锅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预料到,没有人能想到。

    不但是股民,就是一些金融机构,也一脸懵逼。